·用户登录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要闻 总局动态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财经 行业扫描 质量监督 检验检疫   论坛 政务问答 质检论文 观点PK台
质检 通关检验 漫画有话 质检生活 消费 抽查公告 热点评论 企业风采 视频 质检联播 在线访谈 质量播报
文化 质量管理 产品召回 风险预警 维权 投诉反馈 执法行动 贸易救济 微博 食品安全 质检百科 质量提升
您当前位置:吐鲁番新闻网>>质检论文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吐鲁番新闻网  2019-05-14 16:15:45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2013年6月8日,12岁女孩思思(化名)和她刚满月的女儿。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5月7日9时15分,12岁女孩思思(化名)在祁东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6斤重的女婴。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当地公安组织的DNA鉴定,三涉嫌老师的血样均不在其中。74岁的唐冬云被鉴定“锁定”。

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思思(化名),两个月前生下一名女婴。

产后留下的缝合线,像一条大蜈蚣趴在小女孩的腹部,这注定是一道难以缝合的伤口。

几个月来,围绕小学女生渐渐隆起的肚子,当地各方就一直为此焦灼不安: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至今仍是个有争议的谜。

思思指称,从去年6月起,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实施强奸,但这被涉事人和学校矢口否认。

警方介入后,经DNA鉴定认为,一名74岁的老人才是事件的元凶,他与受害人邻村,如今已被判有罪并处以12年徒刑。

但悬疑并未就此解开。女生家长坚持认为,“这并不是真相。”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三名涉嫌老师均未参与DNA鉴定,而被判刑老人与女孩有亲戚关系等都让他们怀疑鉴定结果的可靠性。

他们最终选择让女儿把孩子生下,并寄希望于重新鉴定,能将这一“定案”翻盘——“孩子就是证据。”

计生站报警

王小英发觉女儿的肚子越来越大,开始还以为是长瘤子。

直到今年1月,她和丈夫李春生决定带女儿去做检查,“那时,整个小肚子都鼓起来了,女儿自己也以为是长了瘤子,或得了什么怪病。”

12岁的思思,是湖南祁阳县这家农户的独生女,在梅溪镇中心小学读六年级。对突然膨胀的身体,她事后回忆,当时除了害怕,并不知道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1月16日,他们来到祁阳县中医院。

医生经初步检查,排除了是肿瘤的可能,这让孩子父母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的B超检查结果,却让二人和所有在场的医生都大吃一惊。

B超显示,思思怀孕了,肚子里的胎儿已经5个多月。

“我们像被雷打了一样,根本就不相信。”王小英说,第二天她和丈夫又把女儿带到祁阳县人民医院。在那里,再次检查的结果和之前一样:女儿怀孕了。

43岁的父亲开始愤怒,他动手打了女儿。这个激动后口齿的老实农民,感觉受到了莫大侮辱,他冲女儿吼,逼问是怎么回事。

“女儿什么都没说。”半年后,王小英这样回忆那两天的“冷战”,“不管他爸怎么打怎么问,就是一句话不说。”

1月18日,两人带着女儿出现在祁阳县计生服务站。“我们考虑再三,准备趁别人还不知道,把孩子偷偷打掉。毕竟女儿还在上学,以后还要嫁人。”王小英说。

这成为后来李家被怀疑有所隐瞒的一个疑点:在发现女儿怀孕后,两天时间里,为何女儿仍能对其中的隐情守口如瓶?而原因未明,为何带女儿把孩子偷偷打掉?这些都似乎不太符合常情。

在后来的多次采访中,李春生告诉记者,当时他和王小英对女儿怀孕的“真情”确实不知,“如果女儿跟我们说了,我们肯定早就去找(嫌疑人)了,也不会首先想到把孩子做掉。”

就此记者也曾向思思本人核实,她的说法是,“当时因为很怕我爸打我,就不敢跟他们讲。”

祁阳县计生服务站副站长谭东方,无意中成为整起事件的转折点。正是她的报案,让“幼女孕妇”背后的隐情没有随着孩子一起流掉。

然而对报案中的一些细节,事后各方却呈现出不同说法。

祁阳县公安局向记者提供的案情通报中这样表述:1月18日10时许,受害人在其父母陪同下到祁阳县计生服务站,经查系怀孕。值班医生谭某,当即详细询问了受害人情况,得知其只有11岁,自称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谭某立即向我局110报警。

但李春生、王小英及思思本人均否认当时对谭说过“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对这句话写进警方通报,他们认为是“构陷”。

在祁阳县计生站,记者联系上谭东方。她这样回忆当时过程:“那天小女孩爸妈带她过来引产,我们科室一个医生接诊的,然后叫我去看。我们也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怀孕,当时他爸妈也不懂这方面的法律,我就帮他们报了警。”

“当时,你有没有问过小女孩是怎么怀孕的?”记者问。

“我没有问过。”

“小女孩或她爸妈,有没有告诉你是被村里一个老人强奸的?”

“她没说,她爸妈也没有。”

“报警时怎么说的?”

“仅仅是说,现在有一个那么小的女孩怀孕了。”

“被老师强奸”

需要在下面的讲述开始之前交代一下,事件主角思思,是一个感觉上多少有些智力障碍的女孩。包括她的家人、警方和小学老师也都这么认为。她的记忆模糊、多变、有时前后矛盾,但基本的思维和表述逻辑还是清晰的。

这也是后来警方到学校调查,发现许多信息混乱、矛盾的原因之一。

这个讲述版本,时间是6月8日,思思生下女儿满月后的第二天,她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录音整理。李春生说,除对一些人名重新核过,情节与对警方口述大体一致。

思思说,第一次被强奸发生在去年6月。

是一天上午,当时读五年级的思思去学校上学,“我去得比较晚,学校门口没什么人,汤某(该校老师)在门口,他拦到我,拉我到他的办公室。”

思思描述,老师有40多岁,个子很高。当天脸红红的,可能喝了酒。“是76班的语文老师,没有教过我。”

“办公室是单独的一个房间,里面有床,还有课桌,上面有书和粉笔。”在办公室里,她说汤某给了她一杯水,“就像淘米水一样,一次性杯子装的”,喝完之后,她就慢慢失去知觉,直到快中午才醒来。

回想这一段,思思说她虽然昏迷,但下意识“有感觉”,“他一脱掉我的衣服,我就有反应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做的事情。(有强奸吗?)有,他强奸我。”

醒来之后,思思说汤某拿一把水果刀威胁她,还刮破她的手。“他叫我别说出去,如果告诉了家人,就把我杀掉。”

思思向记者展示她手背上的一道疤,位于左手大拇指和食指间,清晰可见,她称就是当时汤某所划。

而这一天只是开始。

思思说,第二天汤某又把她叫到办公室,“再一次强奸了我。”

从6月到7月的一个多月,思思说汤某曾和她“有过十多次”。除了在他办公室,有时她一个人在教室扫地,“他进来后把门关上,做那个事。”

除汤某外,思思说,还有另外两个老师也强奸过她,“一个是74班的语文老师唐某,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很胖,肚子很大,只知道姓王。”这两个老师的侵犯发生在9月,她刚上六年级。

思思回忆,9月开学后不久的一天,“那个胖子老师叫我去他那里看电脑,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把我的衣服脱掉……”另外两次,“一次是在教室里面,人都走了,他把所有门都关了,在里面做那个事。还有一次是在早上,我上楼的时候,他把我拉到办公室,也做了那个事。”

“他抽烟,电脑是个台式机,办公室也有桌子和床。”这是她对这个“胖子老师”的印象,但叫不出名字。

另一个老师唐某,思思说,这个50多岁的老师爱跟踪她,“我走到哪里,他就走到哪里。”去年9月20日左右,“唐老师班上一个学生,叫我把他们班的作业本送到唐那里去。到了办公室他就把门关上,我出不去,就在那里喊,但是没有人答应我。”

思思称,她在唐办公室的床上被强奸。

74岁的“案犯”

然而思思及其家人的上述指控,祁阳县公安局和梅溪镇中心小学校方均认为与事实不符、缺乏证据而难以成立。

祁阳县公安局在通报中称,县计生服务站向110报案后,公安局当天派出两组警力,一组对思思本人进行询问,另一组迅速赶往梅溪镇调查取证。

询问时,思思开始不愿讲是谁强奸了她,后经办案民警做工作,她说是被学校一个汤姓老师强奸。

警方通报称,赶往梅溪镇的民警迅速去学校开展调查,但经查询该校并无此人。

通报说,民警怀疑女孩讲假话,于是又做她的思想工作,经耐心开导,她终于又讲:她腹中的胎儿是梅溪镇中荷村一个叫“柏和尚”的单身老人强奸所致。

得知这一线索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迅速组织警力将犯罪嫌疑人唐冬云(外号柏和尚)抓获归案。经审讯,唐交代了自2012年8月份以来先后强奸受害人10余次、并每次给5-10元钱的犯罪事实。第二天,公安机关将唐冬云刑事拘留。

通报称,唐冬云被抓获后,思思又于1月25日在其父母陪同下向刑警大队反映,其还与梅溪小学三个老师发生过关系:一个是76班的数学老师汤老师,一个是74班的语文老师,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曾老师。

警方通报说,民警通过实地调查,认为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及其家属反映的情况属实。

理由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受害人及家属反映的嫌疑老师均否认强奸。

二是公安机关调查证实的情况与受害人反映不符:76班数学老师不姓汤而是姓唐,所指认作案地点不是笔录中76班教室,而是71班教室。所指认74班语文老师实施强奸的教室,不是笔录材料中的74班教室,而是76班教室。另调查得知,这名语文老师曾教过她一年的书,她却说没有教过她。所指认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曾老师对其实施强奸,经调查,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不姓曾,而是一名张姓女老师。

然而,对以上警方通报内容,思思及其父母不完全认可。

李春生表示,由于女儿智力和记忆的原因,刚报警时确实搞不清几个老师的姓名和班级,“但你不能因为她记错了,就把她说的事情否定了吧?”

思思说,她向警方提到过外号叫“柏和尚”的唐冬云。“当时警察问我,还有谁(强奸过),我就说了那个老头。”74岁的唐冬云与她家邻村,也曾对她有过性侵。但面对记者采访时她的说法是:“只有一次,没有强奸成。”

“那一次,是去年11月份,当时我上厕所,老头的家就在旁边,他把我骗到家里抱我,我后来跑了出去,他没有做成。”

对警方材料里,唐冬云交代先后强奸她10余次、每次给5-10元钱的说法,她否认:“没有。”

李春生说,女儿报案后曾被警方带回学校指认强奸地点,“校长让我女儿作假证,还威胁她,让她就说是那个老头。”

12下一页  

12下一页  

 [1]  
相关阅读:
28365365打不开 www.joeylay.com
  • ·12岁女孩产子 DNA鉴定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 ·“米老鼠”遇上八大菜系 上海迪士尼首次揭秘菜单
  • ·四川罗江县开展畜产品质量安全知识宣传月活动
  • ·女性上环的坏处有哪些
  • ·学生节约用水演讲稿——珍爱生命之水
  • ·石榴的功效是什么?女生吃了有什么好处?
  • ·不错“诗如夜很静很轻”(诗评)
  • ·《杨白劳~外转》特别版的杨白劳故事
  • ·大学生毕业典礼演讲
  • ·雷军:"You+"是1000亿美元的公司
  • 精选驴得水观后感范文
    精选驴得水观后感范文
    《杨白劳~外转》特别版的杨白劳故事
    《杨白劳~外转》特别版的杨白劳故事
    推荐新闻
  • 党员干部春节回乡调研报告模板
  • 学会付出
  • 万科烟台突降价遭业主索赔 回应称是正当权利
  • 湖南严查名人代言药品广告 曝光四种“吹牛”药
  • 我爱家乡的四季
  • 永昌小学举办用眼卫生知识讲座
  • 最新版教师婚假请假条例文示例
  • 南方电网组建新能源产业联盟 促新能源市场化
  • “龙”游三国
  • 日外相声称:日美将确认钓鱼岛处在共同防卫范围
  • 本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